關於部落格
璞石咖啡館 自然式生活
  • 13590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帶子郎碎碎念__加灣DOC課程(下篇)----要輕聲細語說話喔

「是玉萍嗎?我家有《圖書館老鼠》這本書…」如天使般的美妙聲音從凱風卡瑪的二樓傳來,原來是我的朋友湯湯,她正好在這兒上班。「你去我家拿吧!」於是,我帶著湯湯家的鑰匙「闖空門」,終於取得了這本書。親愛的加灣小朋友,你們要記得我的用心啊!還有大善人湯湯(呵呵)
 
我早有心理準備,要先做一小時的課輔老師的。
七點一到我就直接進教室,田老師坐在一旁望著學生寫功課,一會兒我發現,其實她的眼神好遠又好像被一層霧擋住啥也看不到,很疲累而哀傷。是因為仍在加護病房的蔣老師吧,我在心裡想,「這裡真的需要新的老師來幫助田老師…」。
我就先來做好「今日課輔老師」吧!一個個的功課上來,數學、歷史、地理、國文,居然有不少是「我不會」的,還好我的擅長是與學生討論(呵呵),例如無法確認發音的中文字,我會很誠懇篤定的說:「這個字有兩種不同發音,對不對?嗯好,字典呢?你要自己去查,瞭解它們各是甚麼意思…」孩子們也會紛紛獻計,像是:「老師,這題數學我會!」「老師,這個作業我有寫過,答案應該是…」
一個小時膽戰心驚的「課輔老師人生」,覺得有二倍時間這樣長。不但要專心解答,還有噪音前後干擾,「不要吵!」「某某某你起來罰站!」「誰還在講話!」這些噪音不是我造成的,來自一前是風紀股長,一後是班長,時而高亢的叫罵,時而厚重的怒吼。
坐在前端的胖胖風紀股長叫罵:「你們太吵了!城市裡的課輔班會有你們吵嗎?」
「那可不一定…」我低聲的回應,旁邊的小朋友笑了出來。
坐在後端的瘦瘦班長怒吼:「誰還在笑!你們太吵了!」
「應該還好吧,還好吧。」我更小聲的回應。
班長又怒吼了:「誰在說,還好吧,還好吧。」
「是我。」我舉手。
我用一貫的厚臉皮笑容看著班長,對大家說:「我們開始來上課好嗎?我們應該可以一起輕聲細語說話,對不對?…」
「某某某,老師在上課了你還說話!」田老師突然進來,朝一個女生大罵!小女孩哭了,大家安靜了。
望著田老師,我想起田老師上一堂與我說了很多次的,「你就放輕鬆一點喔!」我心疼,田老師真得累了,孩子也進入了她的狀態中…
 
還是來上課吧。
「我先問你們一個問題喔!妳們覺得誰最愛你?」
「爸爸。」「媽媽。」「舅舅。」「外婆。」…少少幾個人回應,大多數孩子還在思考中。
「你們知道有一個人很愛你,就是你自己。我們愛自己,就會懂得如何愛別人…」我不知道他們聽得懂嗎?其實,我也是突然的有感而發,希望告訴他們要記得,不論如何,一定要記得愛自己。
「對啊!輕聲細語說話,對不對?…」後端的班長,居然學起我的口氣,嗲聲嗲氣地說著。全班都被他搞笑了。
我開始說《圖書館老鼠》的故事了。這本書的最後,圖書館裡的小朋友都學老鼠,當起作家,「寫自己的故事」。於是我也請小朋友們寫一段文字,起頭是「我在加灣的教室裡…」
同學們知道後面會分享,也一樣有人沒有參與寫文,我就請沒寫的幫忙同學念出來:「我在加灣的教室裡覺得好擠好吵,但大家的感情其實很好…」
「…田老師雖然有時很兇,有時也很溫柔…」
「…我們常常吵完很快就和好了,我們很像兄弟姐妹…」
……
我拿出帶來的幾盒蠟筆,請同學將寫的文字畫出來。可以四個人一起畫,也可以自己畫。
我說:「你們知道田老師最近心情很不好?」大家紛紛點頭,有人說因為蔣老師生病了還沒回來。
「我們把文字與圖畫,送給田老師好不好?讓她心情好一點。」
「好…」大家果真輕聲細語起來了。就畫吧!一個原本不畫的酷男生,遞給我一朵美麗的花,旁邊寫著:祝蔣老師病好快回來。
 
時間到了,田老師又進來了,「要下課囉!大家謝謝王老師…這個人畫得好漂亮喔!」田老師注意到一組四個女生畫的圖。我將這些圖與文遞給田老師,「她們畫的這個人是蔣老師喔!這些圖與文,是孩子們送給你的。你心情好,他們心情也會好喔!」
田老師圓圓的眼睛又泛出淚光,對著孩子們說:「我會在教室貼起來等蔣老師回來看…我想,我拿去醫院,拿給蔣老師看,要他快點好起來回來…」
 
我在回程車上開始盤算,田老師真的很需要老師,需要休息,暑假要不要,我真的找幾個O’rip夥伴,來展開「課輔老師人生」吧!
 
 
Ps.上周日我又到加灣,與O’irp夥伴去參加蔣老師的喪禮。會後我紅著眼與幾個孩子說:「你們要多照顧田老師喔。」一個長得與我差不多高的國中男生拍拍我的肩膀,點點頭。
 
帶子郎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